最新消息(3)

閩南語研究(七)
閩南語台灣優勢腔

 
台語形成後,在發音及聲調方面有了很大的變化,百年後的今日,仍舊在變化之中。
這個變化的核心,就是形成了閩南語的台灣優勢腔,殘餘的偏泉腔或偏漳腔地區,仍然以此為中心,不斷地靠攏,其中以高雄地區漳泉語融合最為徹底,極有可能是未來台語的標準語。以下就以閩南語的台灣優勢腔(簡稱台灣優勢腔) 的特色及相關問題說明如次︰
 
一、台灣優勢腔的特色
(一)台灣優勢腔的第一特色就是聲調(含連詞變化)幾全向漳州話傾斜。因為漳州話有七個聲調,平聲分高中低(近似Do、Re、Mi三個音階),揚聲連詞時變為中平聲,去聲連詞時變為高平聲,部分促(入)聲連詞時變為低平聲,所以說話像唱歌,調子容易記。而泉州話聲調只有五個(平聲二、揚聲一、去聲一、促聲一),說起話來抑揚頓挫,很像北京話。但在移民社會的台灣,凡事吃飯賺錢擺第一,沒有閒功夫講究說話修辭,因而兩種方言混合時,自然偏向容易上口的漳州腔了。在20世紀中葉大致上中南部(以縱貫鐵路沿線為中心)已形成此一腔調。
(二)發音方面,大致上漳泉相同發音的部分(漳泉語在發音方面百分之九十以上相同),都保持下來了。
(三)漳泉兩語發音拗口的、難唸的都捨棄掉,如漳音中的黃、兩、光、酸、門、軟等。如泉州城內音中的飛、坐、炊、前等。
(四)漳泉音相異部分,有些至今仍同時存在,如:飛、皮、尾、火、妹等泉音為ㄟ(e)韻,而漳音為ㄨㄟ(ue)韻,又如:八、鞋、買、雞、洗等則泉音為ㄨㄟ韻,而漳音為ㄟ韻,二者剛剛相反、但至今仍並存(請參考五十四期會訊刊載第肆章附表所舉字例)。
(五)台灣歷史上漳泉兩語混合最早,時間最久者首推台南,但因近代政治經濟地位落後,人口流動率較低,融合速度反而停滯。反而是高雄地區近幾十年來提供了中南部各縣市大量人口徹底混居的舞台,高雄地區的主流腔調應該是目前台灣漳泉語融合最為徹底的地區,極可能是未來台語的標準語。
 
二、漳州音的殘跡:
(一)宜蘭腔:泛稱宜蘭腔的地區應涵蓋今日的金山、萬里、東北角、宜蘭平原,因早期入墾者多是漳州人,且台灣東北部人口流動性不高,故將漳州音調較完整地保留下來,嚴格講所謂宜蘭腔即係「漳州腔」。
(二)八卦山腔:今日的南投彰化兩縣的界山-八卦山,在東西兩麓的草屯、南投、名間、二水、田中、社頭等地,早期也是漳州人群聚之地。時至今日,該地區仍有明顯的漳州腔調,如屬數的「二」,該地區大都讀作(no--33),田中、二水等地很多人仍將田中的中(台中的中)唸作「ding--55」,省政府的省唸作「se~--53」。又如彰化縣永靖鄉把「永靖」兩字唸作「eng~--55zien~--33」鼻音超重,均係漳州腔的特徵。
 
三、泉州調的殘跡~台灣海口腔
台灣海口腔,實際上就是泉州腔,因為百年來佔台灣人口多數的西部沿海地區泉州人口,不斷向漳州人聚集的鐵路縱貫線集中,日久腔調變化傾向漳州腔。沿海地區泉州腔人口愈來愈少,成為弱勢語言區域,大部分人反而不明究理,以地名之為「海口腔」。目前現存的泉州腔地區有:(以保留泉腔成分大小依序為)彰化縣鹿港地區六鄉鎮、雲林縣台西及麥寮、台中縣梧棲、清水等地。(原海口腔的布袋,東石目前大致上已漳腔化了),以上這殘存而不很純粹的泉州腔地區預計幾十年內都會消失。
 
四、較奇怪的地方性腔調
(一)關廟腔:關廟位於台南縣舊新豐區東部,地理位置較偏僻,腔調自成一格。關廟居民說話,子音「ㄘ」(ts)的音發不出來,而由「ㄙ」(s)替代,所以表現在普通話(國語)方面:「老師擦黑板」讀成「老師殺黑板」、「警察」讀成「警啥」、「鈔票」唸成「燒票」、「汽車」唸成「汽奢」、「蔡先生」唸成「賽先生」。閩南語方面:「警察」說成「警殺」、「賣菜」說成「賣sai--11」、「汽車」說成「汽sia--55」、「蔡先生」說成「屎先生」、「賊仔」說成「殺仔」、「娶某」說成「耍某」,有時候會讓人笑破肚皮。更有人以關腔編成繞口令如--「摜菜(sai--53)籃仔去菜(sai--53)市(si--33)仔買紅菜(sai--11),紅菜(sai--11)一斤賣七(sit--43)十,我ga--11伊出(sut--32),出ga一斤椿(sun--33)七(sit--43)ko七(sit--32)」。
**我的考證:<1>:我認識一位老先生是福建惠安縣來的。他說他原住惠安縣的崇武鎮,該地口音與關廟一個模樣。他說崇武人把「警察掠賊放槍」唸成-警察(sat--43)掠賊(sat--24)放槍(sing--41或ㄒ一ㄥˋ,與「性」字同調同音),關廟腔的由來與崇武鎮應有某些關聯(不過崇武人可是講標準的泉州聲調,而非關廟的漳州聲調)。<2>:福建漳州地區的漳浦縣人說話也是ㄘ(ts)變s的情形,而且同是漳州聲調,可能與關廟腔的關聯比較大。<3>:海南島的主要語言文昌話(海南閩南語)有很多ㄘ(ts)音都異變成ㄙ(s)。如椰樹唸成(ja-siu),可見關廟腔並不是「獨例」,是否與海南話有關聯,也直得探討。(註:關廟腔是語音上的特異而非聲調上的特異。)
(二)南投腔:南投各鄉鎮因無縱貫線經過,泉腔極少,精華區的草屯、南投、名間、中寮、水里一線居民多係漳籍,說起話來及多平板調:(去聲、揚聲多變為平聲),說起普通話更明顯,很像在唱歌(尤其女性),余名之為「南投腔」,是本土性的異變。
(註:南投縣其他地區如國姓、水里山區多客籍居民,仁愛及信義是山地原住民鄉,埔里則閩、客、平埔、山地各族群混居。)

(本文2007-05發表刊載於台灣大學高雄市校友會刊57期)

返回頁首